hauteur

硬核少女

好像把2018年一整年的眼泪都流了,拿起笔根本不知道我到底要画什么,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和心情面对我的画,我的想法就成了一团乱线,没有色彩。
我真的没干过这么任性的事情,第一次有好像失去身体的一部分又像失去我的大半部分意义的体验。
不到这种时刻真的不知道我有多喜欢画画。画画和思想已经是我的意义了。
上网看到别人集训也好去画室也好,就感觉超级痛苦,一下就可以哭出来,我真的好久没把眼睛哭肿好久没哭了。Crucio的那种痛苦。
我说过没办法,真的就是没办法。我和家人说不要因为我而放弃一切,但我又在逼他们放弃一切,他们不欠我什么。我质问他们生我的意义,可我也没搞清楚自己的意义。我也在为他们考虑,可是我一开口就在自欺欺人。我渴望摆脱安逸,可我又厌恶着危险。
以至于我拿起笔就想哭。
然我想画画与我想去杭州的美院的想法关联着。
我要失去我的理想了。我正在失去。我已经失去。
昨天晚上其实我就已经败下阵来,我第一次这么讨厌我的理性和我的现实主义。
让我还可以在父母面前和网上说说笑笑,像个没事人。
不像个已经放弃十几年的理想的人。
没办法。
台风要来了,我把我的心用刀割开,又在给自己放德彪西的月光。
想画一辈子,但每当想起可能有一天我把画画忘得干净我就不敢往下想。
画板前蹭黑的手,渲染开的水彩颜料。不属于我了。
我属于现实了。
是我放弃了梦,我承认。
不是不学美术就不画画,是痛得不敢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碰就想起因为家庭而放弃的理想。
我悲观,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对生活的希望和热爱,仅仅有的是像太宰治那样收到了好看的和服那就先活到下个夏天的那种想法。我不满意每一分每一秒的自己,我怀着对自己的歉意活着。
我确实冷血。我天天只忙着学怎么和自己相处,不知道怎样对待他人,永远不知道共情。
画画从今天起就是脱敏治疗了。

我的好喜欢画画。好痛苦啊。

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

麻烦又讨厌的人际交往

我不期待高中生活

只思考不动手带来的就是思想与表达能力的差距越来越大——还好还有点底子让我吃一下老本,开学请拯救我吧——

浪漫属于生命,爱情属于他们,丑字属于我。

从众效应真是强大